nihaoyamingtian 发表于 2020-10-13 11:14:18

p1、霉菌性阴道炎p

与 鼠 同 居


与 鼠 同 居

——诗音琴韵小倩





深夜,独坐灯下,看一本发黄的小说。夜色黯黯,雨声潇潇,偶尔火车呼啸而过,更添了夜的宁静。我却纹丝不动端坐着,等待“老朋友”的光临。

果然,不一会儿,“老朋友”无声无息般如期而至。它是一只小老鼠,油光光的毛,尖尖的嘴,滴溜溜的眼睛,长长的尾巴。它习惯于静悄悄爬上书桌寻找食物,对我没有丝毫惧意。它用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我,我不动,它也不动,稍动,它便哧溜跑掉了。也许今天的这只小老鼠并不是昨天和我照面的那只老鼠。

对这一群小老p2013年鼠,我是由惧怕到愤怒,最后趋于平淡,乃至于和平共处了。

记得刚从九江举家南迁时,这个几经周折才借用过来的单身宿舍,因久未住人,一片狼籍,垃圾成堆,气味难闻。我耐着性子,收拾了一整天,清扫、擦洗,把它当成新家伺候着。宿舍楼就坐落在离火车路不足100米处。我的那一间在顶楼,靠着公共厨房,三面有阳光,面积不到20平米。原来的房主将它用薄板隔成了两间,里间堆满了同事的杂物,都是些“弃之可惜,留之无用”的东西。刚准备搬进来的时候,我想到了环境的不容乐观,想到了单身宿舍的脏、乱、吵,也想象到了有“火炉”之称的南昌的夏天将会是多么难熬。却唯独没想到这儿还会是一个老鼠窝。

第一夜入住,我着实被老鼠吓了一大跳。那还是春夜,拾掇好房间,洗漱完毕,已快十二点了。我一人在房间,将就着过一个晚上,准备第二天搬家。和衣而卧,想享受一下寂寞都不行,忍受着火车轰鸣而过的嗓音,难以入眠,苦不堪言。好不容易等火车凄鸣声远去,正昏昏欲睡,却突然听见里间又响凄鸣,分明听见几只老鼠在拚命尖叫,好像在互相追逐撕打。接着是包装盒倒塌的声音,塑料纸被咬着蟋蟋嗦嗦的声音,鞋子被拖着嚓嚓的声音。感觉一瞬间万响齐发,令人毛骨耸然。鼠辈猖狂,无所顾忌,上窜下跳,完全破坏了夜的宁静,也吓跑了我的睡意。我只能开着灯,裹紧被子,睁大眼睛,望着破落的天花板,等待未知的老鼠的举动。不一会儿,老鼠爬上了闭路线、挂衣绳,动作奇快,敏捷灵巧,一哧溜就不知去向。心里最担心的却是这群恶鼠会不会咬人?想起儿子又嫩又白的小脸、小手,还真是后怕,更难入眠。

搬家后,老公在外地工作,我和儿子也就天天与鼠同居了。老鼠的猖狂让我开始愤怒,塑料米桶盖被咬得面目全非,红色塑料片遍地都是;油壶盖被啃个精光,一半掉入油里;土豆放地上,个个被“毁了容”;苹果高高挂在墙壁上,“天才”的老鼠竟然也有办法将它各个击破。原以为鸡蛋老鼠是咬不破的,于是将一袋鸡蛋放在墙角。几天后发现,塑料袋被咬得稀巴烂,鸡蛋滚了五个到沙发底下,两个粉身碎骨,一个不知所踪。四岁的儿子也气得哇哇叫,他心爱的玩具被老鼠糟蹋个够,喜欢吃的零食一不留神就被老鼠先下手为强了,儿子的皮鞋也被该死的老鼠拖走了一只。愤怒的我决定要采取行动了,虽然爱人不在家,好歹儿子也是小小男子汉,怎能任鼠辈如此欺辱斯文?儿子再三叮嘱我要去菜市场买捕鼠器对付可恶的老鼠。然而,我思量再三,终于放弃了。儿子才四岁,买捕鼠夹子很不安全,怕万一老鼠不上当,反而夹住了自家人,得不偿失。想买老鼠药,又怕鼠死尸留,臭气逼人。唉,退一步海阔天空,吃一堑,长一智,忍了吧,犯不着为这群鼠辈生气!

剩下的办法只有一个,将所有能吃的东西收入冰箱,不让老鼠有机会接触食品。米桶盖换成铁盖,油壶盖上保持不沾油渍。如此几天,相安无事,且渐趋于平淡。老鼠们没了可吃的东西,开始啃门、啃沙发、啃书桌了。好在都是些旧家具,我也懒得心疼,随它折腾去。发展到最后,老鼠竟直窜到书桌上,和我直截了当进行面对面“谈判”!第一次看见老鼠有如此举动,我再次被吓了一跳。人们都习惯用 “胆小如鼠”来形容胆小的人,我看不然,依我的观察,若用“鼠胆包天”来形容胆大的人也不为过。日子一久,对于老鼠的不约而至造访书案,我也能做到坦然面对。

儿子也慢慢习惯了,从看见老鼠就大呼小叫,到后来却心平气和地说“妈妈,我看见老鼠在什么什么地方,不过你别怕,我保护你!”每每感动得我热泪盈眶。知道老鼠的历害,到处找东西吃,我得提防着。儿子的任务却真的艰巨起来了。在厨房烧好一个菜,放入房间小饭桌上,我必须把贪玩的儿子喊回家,“儿子,快回家看菜,老鼠吃了咱们就没得吃了!”儿子挺懂事的,每每跑回来盯着菜看,一下都不马虎。我被他的憨样逗乐了,心疼他,允许他可以边看动画片边看住菜,儿子却认真地说“万一我没看见,老鼠爬上桌子偷吃了,怎么办?”不想,还真被儿子言中了。有一次,儿子站在饭桌边,看动画片入迷了,眼睛盯着电视,我推门进去,却发现一只老鼠正从菜盘边落荒而逃。没想到小小男子汉的眼皮底下,老鼠照样目中无人,偷吃不误。我不忍心责备儿子,默不作声的将一盘菜倒入垃圾袋中。但是儿子还是为没看住菜伤心得差点掉下眼泪来!

深夜静思,辗转难眠,不怪老鼠,80年代的筒子楼,公用的厨房,难离脏乱差的环境,原本是老鼠的天下,紧挨着厨房的小小居室,闹个“鼠患”,何足怪哉!唯独怪自己的收入低微,只能清贫度日,不足以支付高额购房款。想起杜甫在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中为天下人呼吁: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。呜呼!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,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!”心中不免感慨万千,为囊中羞涩而羞愧,更为没有杜甫的胸襟而惭愧!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p1、霉菌性阴道炎p